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晋永的博客

 
 
 

日志

 
 

吴尚澧发回重审案一审辩护词(126000字全文)(2)  

2014-12-26 03:1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尚澧发回重审案一审辩护词(126000字全文)(2)

2014-12-03 14:12:17阅读:953次



吴尚澧发回重审案一审辩护词(126000字全文)(2) - 晋永 - 晋永的博客


京衡律师事务所


吴尚澧被控集资诈骗罪

发回重审案

第一审辩护词


                       陈有西、翟呈群


尊敬的合议庭法官:


    京衡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吴尚澧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被控集资诈骗罪一案发回重审的一审辩护人。自死刑复核阶段,我们接受委托之日起,我们一直研究分析本案。及至最高院发回安徽高院,安徽高院又发回贵院重审。我们在这三年中,先后三十余次会见吴尚澧,复制和查阅了900多本案卷,参加了两次庭前会议,这几天又参加了庭审质证调查,对本案有了客观全面的了解。

    辩护人完全同意本案原审律师叶星林的集资诈骗指控罪名不成立的辩护意见。我们认为,《起诉书》指控的行为,是亳州市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以下简称“兴邦公司”)的合法的经营、融资行为,不是吴尚澧等22名被告人的个人行为,行为责任及于法人。《起诉书》列个人被告不当。本案基本事实严重不清、能够证明有罪的证据严重不足、程序严重违法,被告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原判决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案,已被最高院的裁定书所确认。现在重审,没有出现能够证明有罪的新证据,仍然无法确定各被告人构成集资诈骗罪。吴尚澧只有一个罪名,因此他不构成犯罪。

    现结合本案事实和证据,我们依法发表以下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审查采纳:

     我们的辩护意见分为以下十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  本案原判和重审相关变化情况

     第二部分  兴邦的融资行为有法律依据和政策支持

     第三部分  融资行为系兴邦公司单位行为,不是个人行为

     第四部分  吴尚澧等人不具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目的

     第五部分  11个融资项目都是真实的

               吴尚澧等人并没有虚构事实

     第六部分 《起诉书》据以指控的证据严重不足

     第七部分  重诉没有出现有价值的有罪证据

               相反有很多无罪证据

     第八部分  两份《审计报告》没有证据效力

               不能作为定罪依据

     第九部分  五份《价格鉴定结论书》依然漏评、错评严重

               不能体现兴邦公司资产实况

     第十部分    兴邦公司实有资产超过负债不存在诈骗事实 

     第十一部分  侦查机关办案程序严重违法 

     第十二部分  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和公诉程序不当

     第十三部分  关于本案后果和有没有社会危害性

     第十四部分   关于本案法律适用和犯罪构成的法理分析

     第十五部分   本案需要以极大的勇气实事求是纠正错案


第一部分  本案原判和重审

        相关变化情况


一、本案办案日程经过

    本案于2008年4月22日立案侦查,12月16日刑拘吴尚澧。2010年1月5日,亳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到亳州中院,3月22日亳州市中院开庭审理。一审开庭9天。指控集资诈骗涉案金额38亿多元,波及27个省区市的4万多人。2011年3月15日,亳州中院对39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判决,4月2日宣判。原审一审时侦、诉、审长达2年3个月。法院审理历时1年2个月27天。

    二审法院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安徽高院”)2011年6月28日公开开庭,只审了1天。9月13日安徽高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对吴尚澧死刑判决。二审5个月。报最高法院复核。

    2011年11月,京衡律师受理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公司被控集资诈骗37亿大案,介入复核审辩护。2011年 11月16日,向最高法院送出辩护词。2011年11月18日,陈有西律师面晤最高法院吴尚澧案主审法官。

    2012年1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以:1、事实不清;2、证据不足;3、二审审判程序没有传全案被告人到庭进行审理严重违法为由,作出不予核准被告人吴尚澧死刑的《刑事裁定书》,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13年3月7日,安徽高院才委托中院,向吴尚澧作了宣判送达。延迟时间长达4个月另7天。

同年3月11日、12日,京衡律师陈有西、杨佰林、翟呈群到安徽高院,会晤兴邦案死刑发回重审的承办法官,送达辩护公函和委托手续,并进行了全面阅卷。建议安徽高院直接发回一审法院重审。2013年4月9日,安徽高院以(2011)皖刑终字第00257-1号《刑事裁定书》,撤销原亳州市中级法院(以下简称“亳州中院”)一审判决,发回亳州中院重新审理。

2013年7月24日,亳州中院对本案重审立案,重新编案号为(2013)亳刑初字第00056号。亳州市检察院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建议法院延期审理,本案第一次退回补充侦查;2013年8月底,第一次补充侦查结束。本案重新计算审理期限。2014年7月8日,检察机关变更决定,撤回对张校岑等21被告人起诉。7月15日,亳州中级法院作出刑事裁定,准许检察院撤回对21被告人的起诉。

2014年7月25日,本案重审一审开庭。

二、被告人变更情况

  根据亳州中院(2010)亳刑初字第00013号刑事判决书、安徽高院(2011)皖刑终字第00257号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2011)刑二复36985077号刑事裁定书,本次重审被告人数发生了变化。兴邦案件最高法院发回重审被告人共39名。亳州市人民检察院将另案4名被告人并入本案审理,被告人共43名。同时撤回了对时原判21个被告人的起诉,变更起诉为22人。

原一审判决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1人(最高法院未予核准),判处死缓2人,判处无期徒刑3人,判处有期徒刑10年至15年10人,判处10年以下有期徒刑23人(不含10年)。本案案发抓捕各被告是2008年12月,到现在重审,已经过去5年半,多数6年以下的被告人都已经服刑期满出狱。这次不起诉的21人,多数属于这些6年以下的短刑期被告人。

原审以集资诈骗罪定罪的 16 人,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定罪的23人。这次变更起诉,以集资诈骗罪起诉的16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起诉的6人。其中吴尚澧原起诉两罪,原判一罪,这次按一罪起诉。另,2011年5月12日,亳州市人民检察院以亳检刑诉〔2012〕38号《起诉书》,起诉黄鸿飞、陈志平集资诈骗罪,起诉冯男男、李扬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亳州中院已开庭审理,未宣判。以上合计起诉43名被告人。

其中检察院撤回起诉、法院裁定准许的21名被告人为:张校岑、范国强、刘清泉、刘俊新、杨亚丽、尚成凤、魏春艳、曹影、吴桐、席长彬、邱超、吴旭、刘艳、刘永侠、李慧、刘婉莹、马玉侠、曹金义、刘玲、冯男男、李扬洋。


吴尚澧发回重审案一审辩护词(126000字全文)(2) - 晋永 - 晋永的博客

吴尚澧发回重审案一审辩护词(126000字全文)(2) - 晋永 - 晋永的博客

    针对上述情况,我们认为,对于21被告人的撤回,检察院应当明确作出不起诉决定。刑诉法规定的发回重审,不允许分案另诉。对这21个被告人,要么由人民法院直接判决无罪,要么由检察机关决定不诉。新《刑诉法》也没有免诉权,没有相对不诉的说法,不诉就是无罪。检察机关这次撤诉,适用的是最高检察院的《刑诉规则》第459条第四项:“证据不足或证据发生变化,不符合起诉条件的”。这是明确的无罪不诉,应当在行使诉权时明确对这21人作出有司法确定力的结论。这样,对这些人由于错抓错判导致的口供和相关证言,可以直接进行非法证据排除。在本案全案中不能适用。


第二部分  兴邦的融资行为

有法律依据、政策支持


   《起诉书》指控兴邦公司的融资行为,“未经国家有权机关批准”,是无视事实和客观证据的。

  一、兴邦公司的融资模式符合民营企业发展的法律、政策。

    当前审理非法集资类犯罪,有一个误区,即只审查有没有人民银行的金融业经营许可证,而忽略了中国历史上一直的合法的民间借贷行为,和当地的政府主管部门的批准和同意。单纯从银行许可证来审判,很多合法的政府同意甚至提倡的民间融资行为,都被作为犯罪打击了。这导致了很多案件的定性错误和判决错误。

兴邦公司项目融资有充分地政策依据,符合《中小企业促进法》第四条、《民法通则》第六条的法律规定

   《中小企业促进法》第一十六条“资金支持”:“国家采取措施拓宽中小企业的直接融资渠道,积极引导中小企业创造条件,通过法律、行政法规允许的各种方式直接融资”。

2004年7月16日《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国发[2004]20号):一、(二)深化投资体制改革的目标是:……进一步拓宽项目融资渠道,发展多种融资方式;……;二、(五)鼓励社会投资。放宽社会资本的投资领域,允许社会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禁入的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及其他行业和领域。……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以独资、合资、合作、联营、项目融资等方式,参与经营性的公益事业、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六)进一步拓宽企业投资项目的融资渠道。允许各类企业以股权融资方式筹集投资资金,逐步建立起多种募集方式相互补充的多层次资本市场。 

2005年2月19日《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05]3号):二、(十一)拓宽直接融资渠道。……鼓励非公有制经济以股权融资、项目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 

    2006年12月31日《安徽省“十一五”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规划纲要》(皖政[2006]130号):五、保障措施  (二)拓宽促进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融资渠道。……4.充分吸纳民间资本,把积聚民间资本作为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企业融资的重要渠道,扩大招商引资,推进民资进民企。通过民间资本创办企业、民间资本参股或控股、民间借贷方式,大力集聚省内外社会资本。5.拓宽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企业直接融资渠道。……鼓励符合产业政策的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企业以股权融资、项目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 

    2007年2月5日《安徽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推进全民创业的意见》(皖政【200】〕1号):12.拓宽直接融资渠道。鼓励非公有制企业通过股权融资、项目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 

     2003年,《中共安徽省委、安徽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民营经济发展的决定》(皖发[2003]13号)明确提出:“拓宽民营经济融资渠道。”“广泛吸纳民间资本和外来投资,”“积极利用民间资本”“支持有条件的民营企业通过股份制改造、上市资本、债券发行等方式筹集发展资金。”  

2005年,《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05〕3号)文件,明确提出应“鼓励非公有制经济以股权融资、项目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 

   2006年,《安徽省“十一五”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规划纲要》(皖政[2006]130号)明确提出“大力开展全民创业行动,努力实现创业主体的全民性,吸引更多的民间资本投资创业”。“拓宽促进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融资渠道。充分吸纳民间资本,把聚集民间资本作为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企业融资的重要渠道,推进民资进民企。大力集聚省内外社会资本。” 

   2007年,《安徽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推进全民创业的意见》(皖政[2007]1号)文件,按照国务院国发〔2005〕3号文件精神,再次指出“拓宽直接融资渠道。鼓励非公有制企业通过股权融资、项目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 

   2008年,安徽省人民政府以皖发[2008]19号文件,重申了皖政[2006]130号文的精神:“积极启动民间资本,鼓励支持和引导民间融资行为。鼓励群众以合法收入和资产向非公有制企业或经济实体投资,增加财产性收入”。 

   从2003年到2008年,“聚集省内外社会资本,推进民资进民企”始终安徽省政府发展民营经济的重要举措和连续政策。正是因为有了安徽省委、省政府的政策支持,以及安徽省市各级领导的大力推介,投资户才敢放心大胆地向兴邦公司投资,兴邦公司也由一个50万元的民营小公司迅速成长为我国仙人掌龙头企业。

    兴邦公司“企业+农户(市民)+基地(市场)”的融资模式(下称“融资模式”),符合安徽省促进民营企业的政策,能够解决从事农业产业的民营企业的融资困境。

  二、相关职能部门对兴邦公司的融资模式进行了长期、持续的调研。 

    省内外很多政府职能部门和行业主管部门,对兴邦公司的融资模式进行了多次的研讨、考察,从来没有提出异议和整改意见,一直允许支持。

    1、2003年3月29日,北京召开“农业产业化和中药现代化—兴邦模式研讨会”,研讨会对兴邦产业化经营的“兴邦模式”认真研讨后给予充分肯定。

    2、2004年,亳州市银监会对兴邦公司的融资模式进行了调查,未提出任何提醒和风险告知,无任何不同意进行融资和整改的意见。

    3、2005年,亳州市政府政策研究室潘主任带队组成调研组,连续多月在兴邦公司总部及各分公司种植基地深入考察,并对仙人掌联合种植模式二年、五年合同及利润回报,均有研究和明确记载,并就兴邦公司的经营现状和发展规模,向亳州市委市政府提交了详细的调研报告;政府没有任何不同意进行的提示。

    4、2004年、2005年,亳州市公安局对兴邦公司的融资模式多次进行了调研;没有任何风险提示和整改要求。

    5、2004年,兴邦公司得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典型案例研究”课题组的深入调研,调研报告《兴邦科技的仙人掌产业化之路》,刊发在2004年12月24日的《农民日报》上。 

  三、兴邦仙人掌的项目立项、资金自筹,有政府文件明确专项批复。

2002年11月26日,亳州谯城区发计委《关于建设年产万吨仙人掌啤酒生产线項目的批复》(计基字[2002]142号),批复“建筑面积8600平方米,总投资金1767.2万元,资金自筹。” 

2002年11月26日,亳州谯城区发计委《关于建设年产万吨绿色食用仙人掌绿豆粉皮、面条生产线项目的批复》(计基字[2002]143号),批复“建筑面积7900平方米,总投资金1600万元,资金自筹。” 

2004年4月18日,亳州市谯城区发展计划委员会“计基字[2004]133号”《关于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2万亩食用仙人掌种植项目的批复》“一、同意2万亩食用仙人掌移植項目立项。二、该项目总占地面积1332万平方米,建设机井400眼,固定喷灌400套,农机200台套,建设1300平方米大棚9800座,总投资53380万元。资金自筹。”要求“积极筹措建设资金,尽快建设,早日发挥投资效益。” 

    2004年,亳州市谯城区发展计划委员会给亳州市发展计划委员会“计基字 [2004]79号”《关于转报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建设仙人掌果酒厂项目申请立项的请示》“项目总投资3645万元,资金自筹。”后,亳州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做出《关于亳州市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建设仙人掌果酒项目立项的批复》(计工交[2004]79号)。“項目资金全部自筹解决。 

    亳州市发展计划委员会“计工交[2004]80号”《关于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仙人掌饮料项目立项的批复》“项目总投资3144万元,自筹资金。” 

    2007年5月23日,黑龙江嫩江县发改委《关于嫩江县兴邦中药饮片有限公司20万亩中药GAP种植基地項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批复的请示》(嫩发改呈〔2007〕48号文,正式向黑龙江省政府发改委的报告,列项“总投资37846.4万元,(3.7亿)项目全部资金由建设单位自筹。” 

    仅上述六个项目,五个在亳州仙人掌种植和深加工项目,包括果果酒、饮料、仙人掌粉皮、面条生产线、万吨仙人掌啤酒生产线,等项目所需要的资金。兴邦公司就需要筹措资金6.6亿余元。一个在黑龙江,中药基地,3.7亿元。总共达10.3亿元。

    列项《批复》对资金来源都是“资金自筹”,并要求“积极筹措建设资金,尽快建设,早日发挥投资效益。”说明发展仙人掌是符合产业政策,能够产生投资效应的。但是建设资金需要自筹,当地政府没有安排配套的资金或政策扶持。兴邦公司自有资金根本不可能完成仙人掌的开发和产业的推广,进行融资成为兴邦公司的必然选择。而这个民营企业没有国家财政的一分支持。民营企业这种创新风险产业,也没有一分银行的融资可能。唯一的资金来源就是民间融资。除非不上马这样的产业。

    在案卷宗证据显示,兴邦公司向亳州市人民银行申办的《贷款卡》,但贷款卡中没有一笔成功贷款的记载。直到2008年,兴邦公司还在为申请贷款向姚晓峰、苏平等人支付了50万元。兴邦公司给国家发改委的文件“(2005)038号”《关于争取国家扶贫贷款的请示》中也提出要申请扶农贷款2个亿(2005年7月19日),截至案发,没有获得一分扶农贷款。 

    兴邦公司发展仙人掌产业需要巨额资金,但从银行贷不到款,得不到政策扶持,又不能发行企业债券,更不能通过股市(进入程序复杂,时间长)解决公司所需的巨额资金问题。寻找合作人,就成了兴邦公司最后的选择。这就是被告人吴尚澧在法庭上再三强调的“创新经营模式”的由来,他们要干事业,必须筹措经营资金,否则什么项目也上不了。

    兴邦公司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发展仙人掌产业需要几亿元的巨额投入,但无法从银行贷款。兴邦公司拿什么投入?这是近十年来民营企业的融资困境的一个缩影。这是一个客观环境。司法行为,必须要对这种客观现实,给与充分的理解和重视。司法是根植于社会现实的,不能想当然办案。本案审理的就是兴邦公司经营模式中融资模式是否合法问题,离开融资的客观背景,就不能作出客观、准确地界定。

    民间高利融资,控制不好,确实会引发社会不安定因素。但是兴邦公司一直支付良好,在公安机关抓人前,没有一笔坏帐,没有发生任何事件。其原因是,产业一直在进行扎实的生产开发,用实业支持融资能力;二是针对金融危机,及时进行了产业转移,涉足房地产等行业,能够实现企业盈利;三是用吸引股东自愿投资入股等新的经营理念,保持了债权方和债务方的信息对称和良好的信任关系。在发案前,一直进行良好的运营,没有出现债务危机。

    四、各政府机关对兴邦公司融资模式一直给予支持肯定。

    1、职能部门调查后,未指出兴邦公司的融资行为不合法。

    2003年,兴邦公司向亳州市政府报批2万亩仙人掌,政府有批复,内容是“自筹资金”。 且在建设过程中,也有监督检查。兴邦公司想从银行贷款,贷不到;申请政府政策扶持,也没有得到,才考虑民间融资。兴邦的融资模式也向政府部门汇报过了,并得到了认可。银监会进行了调查,公安局也进行了调查,亳州市政府政策研究室也进行了深入调研,总体是鼓励的。对汇报三部门都没有明确认定违法的意见。

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对兴邦公司的融资模式进行了调研后,一直未指出兴邦公司的融资行为违法。直至案发之前,也没有告知兴邦公司和吴尚澧等人,兴邦公司的融资行为是违法的。职能部门调研后,都没有提出兴邦公司融资违法的意见。作为兴邦公司和股东吴尚澧等人,更不可能知道兴邦公司的融资行为,是不合法的。

    2、职能部门对兴邦公司的融资模式给予充分肯定。

   (1)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连年向兴邦公司颁发了众多荣誉和奖项给予表彰和鼓励。兴邦公司先后被政府和相关部门评为“安徽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企业”、“安徽省民营企业百强企业”、“消费者协会诚信单位”、“2003年度农业产业化先进集体”、“中国卫生健康突出贡献单位”、“2004年度中国质量信誉之星金榜单位”、“中国公认品牌企业”、“中国产品质量放心用户满意十佳诚信企业”、“中国食品市场质量合格卫生达标安全放心企业”、“质量、信誉双保障示范单位”、“2005年安徽民营百强企业”、“中国最具投资潜力的民营科技型企业”等荣誉称号。吴尚澧本人也曾获“中国卫生健康突出贡献先进个人奖”、“全国优秀企业家”等称号。 

(2)原安徽省委省政府领导如王太华、王昭耀、文海英、赵树丛等,以及省人大主任孟富林、季坤孙和亳州市相关领导等,先后到兴邦公司视察、指导、鼓励。 视察、调研的领导都给予公司的经营模式,至少是实体经营行为,给予了充分的评价。对融资行为,从来没有反对制止的意见。省市委领导都肯定兴邦的生产经营行为。如果兴邦公司是集资诈骗犯罪,难道这么多省市领导一个都不能辨别么?当地知道情况的领导都不反映汇报么?显然难以令人置信!

(3)政府多次安排吴尚澧参加全国及安徽省重要会议介绍经验。2003年3月29日,应邀在北京参加“兴邦模式研讨会”;2005年9月4日“淮海经济区第18届市长会议暨首届区域经济发展论坛”专门邀请吴尚澧发言;2006年6月24日,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建设新农村与新型农业产业发展论坛”,并进行了典型发言;2008年6月2日,应邀在合肥市稻香楼宾馆桂苑会见厅,参加由王三运省长主持召开的安徽省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座谈会,之后形成了皖发【2008】19号文件。 

(4)从2002年6月10日《农民日报》以《生态效益与美食保健并重,“兴邦”启动食用仙人掌项目》开始,直到2008年9月1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专版《鉴证、中国绿金之光—关于兴邦科技集因的发展报告》为止,兴邦公司及其仙人掌产业得到国家及地方主流媒体的大量宣传和报道 。这也是全国近47000户投资户一直对安徽和亳州政府有意见,支持吴尚澧,认为是政府欺骗他们,从而群访不休的主要原因。 

   3、公安机关早知悉兴邦公司的融资模式,但一直没有查处。

侦查机关在本案刑拘前四年 的2004年的《询问笔录》中问吴尚澧:“公司还在采取基地和农户分组融资模式了?”吴回答:“我们现在全部转为产品销售。具体是利用原来全国各地的服务中心转成制成品专营店以及几百万客户资源来销售代理我们的产品。另外,从市场上招聘代理商,采取广告、宣传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销售。”侦查人员又问:“你们以前通过这些服务中心募集的资金都返还和兑现了吗?”吴回答:“绝大部分资金都已经兑现完毕,剩余一部分是因为种植合同还没有到期,正在进行回收之中。……这种募集资金的方式从2001年开始,……募集了大约四个亿。种植两万亩仙人掌需要四个亿资金。……公司目前有万亩仙人掌基地,价值六个亿。工业园建设投入五千多万元,办公楼、职工宿舍配套设施有近一千万元。流动资金有一个亿。”从上述回答和2005年12月30日吴尚澧回答公安机关的陈述中,可以知道公安机关在当时就已经知道兴邦公司经营情况和经营模式的存在,但并未予以查处。也没有任何整改提醒的意见。现在,兴邦公司的情况仍然像当年那样,怎么前面的募集资金行为,忽然就变成了集资诈骗了? 

  4、“项目融资,合作共赢”的兴邦模式,经过国务院有关部门组织专题研讨肯定,建议完善推广。

 安徽、亳州两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及时发现、注意到了兴邦这种全新的经营模式,并上报兴邦公司项目融资进行产业化经营的创新模式,结果促成了2003年3月29日,国务院有关部门在京组织召开了“农业产业化和中药现代化——兴邦模式研讨会”。来自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国务院西部开发办、中财办、卫生部、农业部、财政部、国家医药管理局、中国政策研究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中国农科院及中国农业银行等部门领导和专家学者50多人,对兴邦公司项目融资的兴邦模式进行过认真研讨,予以肯定,并建议完善推广。《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典型案例》课题组,在2004年12月24日《农民日报》第八版,对兴邦公司的融资模式进行了详细报道。而检察机关在本案《起诉书》中,却有罪推定、有色眼光,说成是“骗取荣誉”进行诈骗。把政府启动的正常行为,强行认定为兴邦的诈骗行为了。这完全违背了实事求是的司法基本原则。

五、卫生部和农业部规章执行冲突,致兴邦公司陷入绝境,迫使转向民间“转单”融资自救。

卫生部的《新资源食品卫生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新资源食品的试生产、正式生产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以下简称卫生部)审批。卫生部聘请食品卫生、营养、毒理等有关方面的专家组成新资源食品审评委员会,负责新资源食品的审评。新资源食品审评委员会的审评结果,作为卫生部对新资源食品试生产、生产审批的依据。” 新资源食品在生产之前必须通过卫生、营养、病理等方面的检测,获得新资源食品认证,以确保食品安全。

而农业部优农中心在推广米邦塔仙人掌时,并没有遵守卫生部的规定,没有办理新资源食品认证。兴邦公司从农业部优农中心引进仙人掌种植的时候,农业部优农中心没有告诉兴邦公司需要办理新资源食品认证。

2005年10月,卫生部责令兴邦公司停止生产和销售仙人掌产品,全国各地的卫生部门对兴邦公司销售仙人掌的行为进行了一系列的处罚。

从2002年兴邦惨重公司大力推广种植,开发和推广仙人掌产品,建立仙人掌产品销售网路开始,到2005年被责令停止生产销售仙人掌产品,兴邦公司已经投入了巨额的资金。截至2005年11月,在仙人掌种植、开发和推广上投入的资金已经超过10个亿。本来,完全可以从正常销售仙人掌食品和加工品中,及时回收生产成本,解决流动资金问题。

但是,卫生部门突然责令兴邦公司停止生产和销售仙人掌产品行为,使兴邦公司产品没有了出路,等于一下子搞死了企业。兴邦公司从社会筹集的生产投入资金是要还的,但公司主营仙人掌业务又没有收入,资金链断裂成了必然结果。 

农业部优农中心在推广“米邦塔”仙人掌前,应当办理新资源食品认证而没有办理。也没有告知引种的兴邦公司,需要办理新资源食品认证;卫生部在农业部优农中心推广“米邦塔”仙人掌的时候,也没有主动要求优农中心办理新资源食品认证,没有要求优农中心停止推广米邦塔仙人掌;兴邦公司开始种植、开发仙人掌产品之初,卫生部门也没有告知需要办理新资源食品认证。

直到2005年11月,兴邦公司投入巨额资金以后,才责令停止生产和销售仙人掌,巨额亏损已经造成。在案证据同时显示,事件发生以后,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出面协助兴邦公司解决这个困难。这不是两个部委的严重官僚主义和不负责任,导致民营企业走上绝境吗?

由于不能直接作为食品销售这一暂时障碍,兴邦公司不得不转向将仙人掌制成干粉,不得不深加工成化妆品和清欣片,提取提取制药等方式消化市场。

现在,这3700吨辛苦种植的产品干粉,被亳州公检法三机关理解为0价值。这是农业部、卫生部行为后的第三把刀。其实还有官方金融垄断者“处非办”背后使的第四刀。这样的公权力对待生产种植者,不是要联合置民营企业于死地吗?

2007年,卫生部通过兴邦公司申请的食品新资源认证,但是,此时兴邦已经案发,库存都没有消化,大棚已被破坏,生产加工已经停止,吴尚澧已经被抓。兴邦企业已经被司法机关判了死刑。

    综合以上证据材料,我们要说明的有三点:一、企业民间借贷,历史上一直是合法进行的,没有银行的许可企业借贷的特别规定;二、政府的许可,是民间借贷的合法依据。有银行许可证的同等的效力。银行是行业管理,当地政府是属地管理;都是政府行政许可行为。三、政府从来没有预警和制止兴邦的行为,没有任何风险提示。对企业不教而诛,对长期没有监管提醒的责任,直接由企业承担所有后果责任,直接用刑罚追究,是不妥当的。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