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晋永的博客

 
 
 

日志

 
 

【转载】全国兴邦投资户关于强烈要求安徽省检察院撤回抗诉的公开信  

2014-11-30 12:3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国兴邦投资户

关于强烈要求安徽省检察院撤回抗诉的公开信

安徽省人民检察院:

    我们是安徽亳州兴邦案全国47000多投资户。亳州市人民检察院(下称“亳州市检”)在兴邦案一审判决后,罔顾法律和事实,于20141124日向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刑事抗诉书》(亳检刑抗〔20143号)。我们经过分析后认为,亳州市检的《刑事抗诉书》漏洞百出、拼凑勉强、抗诉严重不当,涉嫌滥用抗诉权,是为了挽留所谓面子的急就章。我们表示强烈抗议和不服。理由如下:

一、亳州市检在第一点抗诉意见中说,“兴邦公司等企业设立后,其绝大部分期间和主要活动,就是以各种名义非法集资”。这完全是罔顾事实,是亳州市检的主观臆想。

兴邦公司成立后,合法生产经营,融来资金也全部投入生产和经营。吴尚澧根本不存在翻供一说。亳州市检是沿袭公诉时的错误思路,自说自话。吴尚澧等被告人和兴邦公司的经营行为,完全不符合最高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是实实在在的单位行为。京衡律师所陈有西、翟呈群律师的辩护词中有详细阐述,在此不再赘述。总之,一审判决中有关单位行为的定性,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得当。亳州市检抗诉严重不当。

    二、亳州市检在第二点抗诉意见中说,“一审判决采信证据不当,认定事实错误,导致案件定性错误,适用法律不当”更是无稽之谈。我们一一驳斥如下:

1、一审判决认定应返还集资本金数额不清,采纳证据得当,认定事实正确。亳州市检在《抗诉书》错误称,“庭审证实,未兑付集资款234,629.21万元,是根据财务凭证记载的每一名群众以现金或银行转账方式投入的资金总额,减去其以现金或银行转款方式领取的资金总额,得出损失为正值数额后,汇总累加的结果,是群众的现金净损失,与滚动投资无关。剔除吴尚澧等人以现金或转款方式支付的业务提成、管理费、奖励等32,590.63万元,应兑付集资款仍有202,038.18万元。”通过这一点抗诉意见,看得出亳州市检不法律基础薄弱,且没有基本的财务会计知识。

1)“庭审证实”,请问一审庭审哪里证实这一点了?难道是安徽宝申会计师事务所两个没有司法会计鉴定资质的审计人员的一面之词么?

   (2)兴邦投资户绝大多数是多年的合作户。兴邦公司一般每年合同到期结算后,先把款项汇到投资户账户内,投资户如愿意重新签合同,再把这笔款项(当然包括刚结算的赢利)投入兴邦公司账户。这个投资主体、被投资主体、同一笔资金,都是一致的。并不是新的投资,不能重复计算。因此,一审判决中(P144)认定未兑付集资额中含滚动投资部分(未剔除)导致数字不准确,是正确的。

   (3)《审计报告》第六项第(六)小项中认定业务提成、管理费、优惠费等总额约8.5亿(《审计报告》第14页),但在第七项第(一)项3点中认定这一数字是3.5亿。前后矛盾,相差5个亿。但到庭审计人员和亳州市检在庭审中均未给出合理性解释。因此,一审判决认定“兴邦公司依约支付给部分专营店长等业务提成直接转为投资”部分数额不清,也是正确的。

   (4)《审计报告》已注明有保留性意见,申明因财务资料缺失、不完整,故审计结论也是不完整的。既然如此,亳州市检所谓的“财务凭证记载的每一名群众”,能涵盖兴邦所有投资户么?显然不能!既然不能,如何认定应兑付集资额准确?

   (5)在原审二审时,安徽省检出庭检察员称,《审计报告》结论不正确。此有原审二审庭审笔录为证。难道亳州市检作为安徽省检的下级,专业度比安徽省检还高一等?

    2、一审判决认定不能返还的本金金额不清,采信证据得当,认定事实正确。

1)亳州市检错误称,“嫩江中药研发中心、上海仙人掌基地与本案无关”。这是罔顾事实。2005年,兴邦公司全资收购了嫩江县中药饮片厂,后更名为嫩江中药饮片有限公司,嫩江中药研发中心自然属于兴邦公司资产;上海仙人掌基地属于兴邦公司子公司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也属于兴邦公司资产。怎能与本案无关?

2)亳州市检错误称,“上海欧莎丽工厂资产,已不足以偿付其自身债务”上海欧莎丽化妆品有限公司也是兴邦公司的子公司,其资产也应计入兴邦公司存量资。其是否无法偿付其自身债务,是另外一个问题。只要是兴邦公司资产,就应当评估并纳入司法审计。

3)亳州市检错误称,“仙人掌干粉及企业商标、专利,无法用于变返还”。这又是亳州市检主观臆断。仙人掌干粉具有价值,辩方已委托评估作价。另,商标、专利等知识产权,既未评估作价也未尝试转让,如何知道其不能变现返还

4)亳州市检错误称,“嫩江阳光银小区和中药饮片公司资产,已被当地政府、司法机关处置完毕”这一点,一审判决认定正确,即控方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实自己主张,完全是自说自话。

 (5)亳州市检错误称,“现有资产与应返还集资额202,038.18万元,整体差额巨大,未评估的资产价值,不影响对案件主要事实和案件性质的评价”。对于亳州检察院在《抗诉书》里,一方面承认自己没有依法评估,存量资产多少不清楚,也就是事实不清;一方面又辩称不影响定性。对于亳州市检如此公然推责赖账,我们非常震惊。原审对吴尚澧错判死刑,就是因为亳州市检无视法律、严重丧失审查监督职能,将一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死刑案件草率强行起诉,草菅人命,才被最高法院发回重审,现在还是如法炮制,简直是我行我素,屡教不改。

  3、一审判决认定“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原因是商业经营风险,认定事实基本正确。

  亳州市检称,“庭审证实……”,认定“判决无视高额返利对企业经营的影响,将所有企业、项目联系十年亏损和巨额集资款不能返还的原因,全部归结为决策失误、实际被骗等意志外的因素,认定为正常的商业经营性风险,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可,我们全国300多名投资户代表全程旁听了一审庭审,庭审查明的事实和亳州市检所谓的查明事实,完全不同。亳州市检关于吴尚澧等人虚假宣传、挥霍集资款的指控,完全是子虚乌有,错误指控。一审判决认定不能返还系商业风险,已经是给公诉方台阶和面子,造成巨额集资款不能返还的真正原因,是兴邦公司遭非法查封才导致公司无法返还,尊重兴邦十年诚信履约的历史,才是客观真实的

 4、一审判决认定吴尚澧等人不具有“以非法占为目的”,采用证据得当、适用法律正确,认定事实正确。

 亳州市检在抗诉中称,吴尚澧等人集资是为了为非法集资制造“道具”和对外宣传活动等不计投资收益的消耗性之处,严重错误。兴邦公司融资,是为了企业生产经营,庭审早已查明。广告等对外宣传,也是为了提升企业形象、提高产品知名度,是正常的生产经营表现,所谓不计收益也是亳州市检主观臆断。广告宣传,有周期性,收益也需要时间。亳州市检如此指控,是不懂广告规律。一审判决认定:亳州市检不加区分,就将聘请讲师顾问、购置虫草名画等一律归挥霍;又认定亳州市检指控所谓请托化解遭司法查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审法院这些认定都是正确的。

 另外,亳州市检在一审庭审中故意将《审计报告》中的“主营业务成本”偷换概念成“投入生产经营资金”,有罪推定。为何在《抗诉书》中避而不谈?为何不抗诉了?

 5、一审判决认定“起诉书没有指控吴尚澧、石峰、张燕等16人占有、侵吞集资款”,认定事实正确。

 亳州市检重审《起诉书》中,指控吴尚澧等人涉嫌集资诈骗犯罪,只有2个表现方式,一个是“投入生产经营资金与集资规模不成比例”,一个是“虚假宣传、肆意挥霍集资款”,这是最高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若干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中(一)(二)两种表现手段。《起诉书》中删除了原审《起诉书》中指控吴尚澧、石峰、张燕直接侵占472万集资款的情节。删除,即意味着放弃指控。如果真如亳州市检所辩称,其指控吴尚澧等个人犯罪,就已经涵盖了“其将集资款据为己有、转归他人的所有内容”。那么原审起诉时,也应该涵盖,则原审《起诉书》也就不必多一举列明了。总之,亳州市检这种狡辩和扩大化解释,真是令人震惊。

 一审判决关于此节认定,适用法律正确,认定事实正确。

 6、对控方所谓“吴尚澧等人以诈骗手段非法集资的证据”,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采信证据得当,适用法律正确。

    亳州市检在庭审中举了大量的证据,试图证明吴尚澧等人隐瞒经营亏损、无力返还集资款及虚假宣传等,但这些所谓有罪证据,或自相矛盾、或与事实不符、或完全是无罪证据,或证据不能证明其要证明的内容。经过庭审,这些证据已经被辩方的质证和辩论所推翻,自然无需采信。一审法院为了给亳州市检保留一丝颜面,选择性评判,亳州市检还不知悔改,不依不饶,令人意外。

   三、亳州市检在第三点抗诉意见中说,“一审判决未依法处置在案资产、对被害人损失未责令退赔,违反法律规定。”这完全是推卸责任。

1、一审判决已经阐明,“对涉案财物的追缴和处置”,由有关部门依照两高一部的司法解释及国家有关规定办理。我们认为这并无不当。

2、涉案资产在兴邦公司名下,而在一审法院建议亳州市检补充起诉兴邦公司时,亳州市检不愿承认既有的错误指控,因此拒绝补充起诉。这才导致今天无法一并处置资产的结果不能归咎于一审法院。

3、兴邦案自2008年案发至今已6年,但兴邦公司资产到底有多少、价值几何,亳州、安徽两级公检法都没有一个权威数字,到今天还是一笔糊涂账。这也是此案事实不清的重要表现之一。既然资产不清,让一审法院重审合议庭如何一一中列明处置?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依法判决兴邦公司无罪,将企业返还给兴邦公司,由兴邦公司自行处置。

    综上,我们认为:亳州市检的《刑事抗诉书》,继续坚持原审指控和重审指控的错误,自己起诉就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经法庭调查、质证和辩解、辩护,法庭依法评判裁决,抗诉的事实和理由仍然停留在有罪推定上,纯属滥用抗诉权,抗诉严重不当。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如果认为抗诉不当,可以向同级人民法院撤回抗诉,并且通知下级人民检察院。”因此,恳请贵院严把案件质量关、事实关、证据关,为了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及社会稳定,依法向安徽高级人民法院撤回亳州市检察院的抗诉。

此致

安徽省人民检察院

                                          兴邦公司全国投资户

                                            20141125日 

本公开信抄送: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共安徽省委、安徽省人民政府、中共安徽省委政法委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